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潮汐能發電規模化發展遇阻
2019/8/7 6:08:37    新聞來源:中國能源報

■本報記者 李文華 《 中國能源報 》( 2019年08月05日   第 11 版)

  我國潮汐能發電規模化發展主要受制于相對較高的成本和較小的潮汐范圍,質優的潮汐能多存在于突出的海岬或海峽,降低了潮汐能總體的利用率。另外,裝機容量過小也是推廣難的原因之一。

  

  在能源消費量持續攀升、傳統能源日趨緊缺的背景下,積極探尋和發展海洋能源,將成為保障我國能源安全,優化能源結構的重要路徑。

  然而據記者了解,當前我國海洋能源開發總體仍處于起步階段。尤其是潮汐能開發,存在資金投入較少,科研力量分散的問題,與先進國家存在不小的差距。對此,業內專家表示,應積極引導科研機構與能源企業合作,依靠科技創新,努力突破制約潮汐能開發和海洋生態保護的瓶頸。

  資源量與開發程度不匹配

  資料顯示,海洋中的潮汐、波浪、海流等動能和海洋溫度差、鹽度差能的存儲量豐富,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可再生能源。它們通過各種物理過程接收、儲存和散發能量,蘊藏于海上、海中、海底,屬于新能源范疇。其中,在全球范圍內,潮汐能屬海洋能中技術最成熟、利用規模最大的一種,具有可再生性、清潔性、可預知性等特點,是不可多得的高質量能源。

  在潮汐發電領域,歐洲各國擁有浩瀚的海洋和漫長的海岸線,因而有大量、穩定、廉價的潮汐資源,在開發利用潮汐方面處在世界前列。世界上第一個大型潮汐能發電站是1966年投運的法國蘭斯潮汐能發電站,北美地區首個潮汐能發電站是1984年投運的安納波利斯皇家發電站。

  我國發展潮汐能起步較早,1957年在山東建成第一座潮汐發電站。1980年5月,浙江溫嶺的江廈潮汐電站第一臺機組并網發電,揭開了我國較大規模建設潮汐電站的序幕。該電站總裝機容量為3000千瓦,不但解決了浙江的能源短缺,而且經濟性上亦有競爭力。

  據了解, 我國潮汐資源豐富,主要集中在福建、浙江、江蘇等省的沿海地區。相關數據顯示,我國可開發的潮汐發電裝機容量達2158萬千瓦,年發電量約為619億度。早在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我國就先后建了50座潮汐電站,但目前只有8個電站正常運行發電。

  開發成本高且裝機過小  

  目前,加快開發利用海洋能已成為世界沿海國家和地區的普遍共識和一致行動。海洋強國、生態文明建設等國家戰略和“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更是為我國海洋能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

  國家海洋局2018年印發的《海洋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指出,將重點圍繞提高海洋能裝備技術成熟度,強化工程示范帶動,推進企業作為技術成果轉化的主體,加強海洋能技術“引進來”和“走出去”,促進海洋能工程化應用。到2020年,實現海洋能裝備從“能發電”向“穩定發電”轉變,全國總裝機規模超過5萬千瓦,建設5個以上海島獨立電力系統,我國海洋能開發利用水平步入國際先進行列。

  潮汐能雖然具有開發前景,建設不受國土面積影響,設備也可以發展多樣性功能,但相較于其他再生能源而言,其面臨建設、維護成本居高不下,發電量低等發展困境。

  上述業內專家認為,我國大陸沿岸和海島附近海洋能儲量豐富、品位高,開發潛力巨大,但規模化開發利用難度很大,目前主要受制于相對較高的成本和較小的潮汐范圍,質優的潮汐能多存在于突出的海岬或海峽,降低了潮汐能總體的利用率。“另外,裝機容量過小也是推廣難的原因之一。如今中國海上風電4MW機組已越來越多,規模上不去,發電成本很難降下來。”

  記者了解到,我國海洋能開發利用的支撐服務體系此前幾乎一片空白,產業規劃、研發目標、設備標準、試驗海域、測試依據缺失,導致海洋能發展緩慢。近年來,我國摸清了海洋能資源分布,搭建了海洋能標準框架,同時借鑒國際海洋發達國家的成功經驗和先進做法,啟動了國家海洋能試驗場建設,加快突破嚴重制約海洋儀器裝備和海洋能發電裝置,以及從實驗室試驗走向海上實際應用等瓶頸。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2019年六开彩今晚开奖白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