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信息量巨大!新年第一場關于科技的新聞發布會聊了這些大事
2018/3/1 11:13:58    新聞來源:科協改革進行時
 

226日下午3時,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廳舉行新聞發布會,就科技工作進展與成就有關情況答記者問。

關于科技成果轉化

 

科技成果轉化是一個動態過程,需要我們提供更優質的創新源頭的支持,更全面的技術轉移機構的服務。

萬鋼——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科協主席、科技部部長

“科技成果轉化是一個動態過程,需要我們提供更優質的創新源頭的支持,更全面的技術轉移機構的服務。第一,要進一步加強各類政策的協同,打通各行業創新政策之間的壁壘。第二,我國有民營機構,尤其是大學的知識創造要納入到國有資產管理,這塊科技成果的評價未來如何解決仍需要研究。第三,怎么樣讓大學的創新資源開放,特別是基礎研究、前沿探索的成果如何向市場和企業轉移。第四,完善分類評價體制。因為科技成果轉化不是研究的結束,往往是應用的開始,所以對于從事科技成果轉化的科技人員來說,評價、評職稱也要充分的考慮。最重要的是產學研怎么能夠融合到一起,這一點我國家現有科技體制上還有障礙,需要我們的科技人員和各部門共同合作來打通這些障礙,使企業真正作為創新的主體,使我們的高校、研究院所成為新的知識、新的技術提供的生力軍。”

社會主義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

丁榮軍——工程院院士、中車株洲電力機車研究所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副書記

作為一名企業的科技工作者,丁榮軍表示,他最大的感受是社會主義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復興號的整個研發過程,大概花了五年時間。五年以前科技部立項,組織了國內51個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1500多是高級技術人員參與咨詢、研究、評審工作。經過兩到三年的基礎性課題研究,之后再由鐵路總公司和國家鐵路局從應用需求角度提出頂層的要求,相關的企業和高校,包括中科院很多院所都參與其中,再進行研究,無論從車本身的性能,到現在真正達到350公里運行,實際上做了很多的工作。

 

關于原始創新能力

 

原始創新應寬容失敗

薛其坤——中科院院士、清華大學副校長

“原創性研究和基礎研究的特點決定了,我們要從政策上、從國家層面保證對基礎研究的持續穩定支持。同時,改進學術評價,營造良好的學術生態,寬容失敗,使從事原創研究、基礎研究的人潛心科研。此外,還要加強對高精尖先進試驗技術的支持,對試驗技術人員的支持,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儀器工具分辨率、靈敏度對原創性科研工作也是至關重要的。”

給予政府主導的、有組織的定向基礎研究更多的重視

吳季——中國科學院國家空間科學中心研究員

“在科技強國的競爭中,由政府主導的、有組織的定向基礎研究突破所占的比例會越來越高,因此我國應給予由其更多的重視,這也是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一個特別重要的方面。”

在科學家層面上,“彎道超車”詞語用得有些局限性

曹雪濤——工程院院士、南開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

“國家對于科技創新認識的高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我國創新勢頭的大爆發并不是偶然,源于我國科技創新體系,包括頂層設計和創新文化的營造。”

“中國學者應該有自信——借助于我們雄厚的文化支撐和哲學智慧,能夠創建自己的技術體系進而開展工作。”

曹雪濤還特別指出,在科學家層面上,“彎道超車”詞語用得有些局限性。他認為“劈山建路架橋”比較合適,達到別人所達不到的制高點,在制高點上發出中國聲音。徐其坤對此表示贊同,他說:“彎道超車有投機取巧的感覺。”薛其坤舉例,在量子科學中,目前最重要的科學發現是量子反常霍耳效應,這因為我們有了別人沒有的工具,發展了自己的工具,這靠彎道超車是超不上去的,投機取巧是做不到的,得靠原始創新能力,不能說是“彎道超車”,而是“另辟蹊徑”。

 

關于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的發展要避免盲目和泡沫

龔克——世界工程組織聯合會(WFEO)候任主席

人工智能的發展要注意兩點:一是避免盲目性,盲目的樂觀和盲目的悲觀。二是泡沫,什么都打算,因為政府有資金了,就都做人工智能。我們要踏踏實實、實實在在的做工作,實實在在的把智能科學的基礎打扎實,這樣才能使人工智能健康發展。”

人工智能規劃落實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已有知識應用到社會需求的各方面去。

萬鋼:人工智能規劃落實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已有知識應用到社會需求的各方面去。要夯實人工智能發展的科技基礎,部署重大前沿理論和關鍵技術的研究。第二是加快人工智能創新成果轉化應用,第三是強化政策法規方面的研究,因為人工智能會涉及到現有的一些倫理、法規的限制,包括個人隱私的保護等等,這些我們要認真解決。第四是深化人工智能的國際合作交流。

 

關于科技體制改革

 

如果說國家體系是王牌集團軍的話,融入國際高地就相當于嫡系的先鋒隊,王牌的先鋒隊。

曹雪濤:“我國非常注重協同創新,十分重視國家創新體系建設。國家層面上,圍繞國家目標、國家利益構建一個國家體系是非常重要的。這樣一個布局為未來的持續研究奠定了良好基礎。以這樣的國家體系作為著力點,我相信投進去的會有累加效應、裂變效應,將來對整個國家的支持體系是很關鍵的。”

“匯聚力量。要主動融入國際創新高地。原始創新只有第一,高科技只有高地,制高點和新的生長點如何去抓?我們現在要做的工作是把國家優勢力量與國際最高研究學府、研究機構對接,形成融合性的機構,而不是過去松散的模式。”

“如果說國家體系是王牌集團軍的話,融入國際高地就相當于嫡系的先鋒隊,王牌的先鋒隊。”

科技體制改革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萬鋼:“十八大以來,圍繞著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科技體制改革是一個重點,改革的目標就是使科技創新和體制機制創新能夠雙輪驅動起來。主要的內容包括:讓企業成為創新的主體;讓科技成果能夠運用到經濟社會發展上,帶動創新創業;整合過去分布在各個部門的近百項國家科技計劃,建立一個多部門聯合的國家科技計劃和項目經費管理體制;制度創新;普惠性政策等。”

“科技體制改革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下一步要以建設國家創新體系為目標來加強協同創新,以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為目標來加強產學研深度融合。我們要融入到國際創新體系當中去,我們應該為國際的知識創造、技術創新、生態環境、健康、農業等各個方面的建設貢獻我們自己的力量,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我們的力量。”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2019年六开彩今晚开奖白小姐